1. 一夕网首页
  2. 往事回忆

母亲的眼泪

窗外已是微风送暖,柳丝轻垂。母亲已离开我们二十多天,至今母亲的音容笑貌仍时时在眼前浮现,仿佛母亲还在我们身边。妻子告诉我:娘在的时候有时还嫌她唠叨,管事太多,端屎端尿侍候的辛苦。可她老人家已去世,总感觉到娘活着的时候,为何不多买一点好吃的,侍候的再好一点呢?唉,失去的怎么能回来呢?

母亲一生怜贫护弱,办事公道。看不惯的事,对做得不对的事,总是要管一下,主持个公道,因此,母亲在邻居中威信最高。亲戚中有些事也让她说个理,评个对错。但是,母亲也有软弱的一面,常因一点小事而泪流满面。姐姐找了对象在新疆建设兵团,当时路途遥远,通信条件差,来一封信要半月,姐姐姐夫还要找人写。母亲一听邮差铃铛一响,立即要我们看看有没有新疆来的信。当看到信时,泪就掉了下来,信念完而母亲的泪不干,一封信要我们念好几次,而每次母亲都要掉好多泪。姐姐每三五年才能探家一次,而且来一次要在火车上待七八天,母亲每次听说姐姐要来,总是要哭几天。而且,要回去时,母亲又要哭几场,常常闹得送别的人总是心里酸酸的。

父亲脾气暴,常常因我们的学习而生气,有时因工作不顺而动手打我们,母亲总是哭着和父亲评理,让父亲宽容我们,不要打孩子,做得不对要教育。七十年代末,二叔家的西岭哥高中毕业自愿放弃接班参了军,正赶上对越自卫反击战。中越边界战火纷飞,全国上下群情急昂,西岭哥音信全无,母亲天天到二叔家打听消息,一听广播就泪流满面,直到西岭哥从前线来了信,母亲心情才好起来。

二舅解放前随国民党到台湾,八九年一封从台湾转到日本寄回大陆的信,架起了二舅和大陆亲人的联系。从此,两岸信件不断,二舅也先后十次来大陆探亲,母亲一看到来信总是要掉泪,二舅来回母亲总要以泪洗面。二舅每次都劝母亲:姐你哭什吗,来了应该高兴吗?大陆台湾来往很方便。去年11月1日,二舅在台湾病逝,昏迷中的母亲听说后,依然掉了很多的眼泪。

母亲去世了,我总是在想,难道母亲爱哭吗,刚强的母亲的眼泪,包含更多的是慈善的心怀,是一种亲情的表露,是对儿女亲人呵护和关爱。儿女再大,在父母面前总是小孩。母亲,羊羔知道跪乳,乌鸦懂得反哺,你的恩情俺如何报答呢?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ivillcn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文章链接:https://www.ivill.cn/4526.html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